《华中师大一附中的高价“国际班”》追踪报道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24 15:22

  去年11月13日,《法治周末》以《华中师大一附中的高价“国际班”》为题,对华中师大一附中国际留学实验班存在的诸多问题进行了报道——将华中师范大学批复的同意其与深圳耀华实验学校(下称深圳耀华学校)联合举办国际留学实验班,改为与深圳市耀华实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圳耀华公司)合作注册成立武汉华一耀华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武汉耀华公司)来负责管理,每年收取6万元的高额学费,发给学生的外文课程书本多是盗版,组织学生到国外游学却交给没有出境游资质的旅行社负责,学生申请留学每人4万元必须通过没有留学中介咨询资质的武汉耀华公司,家长们反映,还有教师在办公室看不雅视频。

  事过大半年,今年6月29日,报社突然接到深圳耀华学校传真过来的一份《公函》,指责“该报道提及的多处内容未经调查核实,严重失实。对涉事教师本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对该校声誉亦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该《公函》称,是部分学生家长要求学校将杨姓教师调离班主任之位未果“便杜撰莫须有的‘班主任看不雅视频’的罪名”,“贵报记者在刊发此报道之前未对我校方或当事人杨××老师做任何形式的采访”。该校郑重请求报社能就此事“重新给予严肃公正之调查,并向媒体公开发表事实真相”。

  随该《公函》还附有一份该教师署名的《郑重声明》:班主任看不雅视频“完全是凭空诬陷、无凭无据”,他本人“从未在任何场所看过不雅视频”。

  老师在办公室看不雅视频一事,是否为学生家长们杜撰?报道中提及的其他问题,当地调查的结果又如何?7月中旬,法治周末记者再次前往武汉、深圳进行调查。

  去年,家长们提供给记者的华中师范大学2012年11月2日作出的《关于华中师大一附中与深圳耀华学校开展国际课程合作办学请示的批复》显示,华中师大批复同意华中师大一附中与深圳耀华学校合作开展国际课程合作办学。然而,家长们发现,拿到的学费收据等票据上加盖的公章却是武汉耀华公司。他们通过工商查询得知,武汉耀华公司的股东中没有深圳耀华学校,它的两个股东一个是华中师大一附中,另一个是深圳耀华公司。

  “上级单位批复的是与深圳耀华学校合作,而实际运作中却变成了深圳耀华公司,这不是偷梁换柱吗?”

  面对家长们的质疑,华中师大一附中国际部主任江兴隆解释说,深圳耀华学校与深圳耀华公司是一套班子,同一个法定代表人,同一个董事长,都是田贵联。

  据深圳耀华学校官方网站介绍:该校创办于2004,是一所全日制国有民办私立学校。该校一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深圳耀华学校是租赁经营,由田贵联个人投资,跟深圳耀华公司没有关系。

  记者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网检索了解到,深圳耀华公司成立于2012年2月,其经营范围没有教育、培训,其执行(常务)董事和法定代表人都是周某,它的两个股东分别是田贵联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世纪金源置业有限公司和涂某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东方兴业发展有限公司。

  华中师大一附中在工商登记注册时把合作对象由深圳耀华学校改变为深圳耀华公司一事,华中师范大学是否知情并同意?去年在武汉采访期间,法治周末记者多次拨打华中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马敏的手机,没有打通,发了短信息,也没有得到回复。

  法治周末记者向深圳耀华学校的工作人员索要该校董事长田贵联的电话,想就多个问题向他核实调查,但被拒绝。

  今年7月13日,记者到深圳耀华学校欲采访田贵联,该校多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田贵联在国外。接受记者采访的该校校长涂明哲介绍说,当初与华中师大一附中的合作,是华中师范大学推荐去的,现在双方已不再合作。

  7月10日,记者前往华中师范大学,一天的时间,该校宣传部也没能帮记者安排好相关部门和人员接受采访。

  记者拨通华中师大党委书记马敏的电话。马敏向记者介绍说,当初华中师大一附中打报告要合作办学,当时合作办学是允许的,而且通过湖北省教育厅备了案,后来教育部又发了通知,合作办学要从严控制,加上媒体报道,“我们就跟他们终止了合作合同,耀华半年前都已经撤了,他们都走了,老师撤了,我们之间没有来往了”。

  7月9日,湖北省教育厅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在向该厅有关人员了解情况后对记者说,批复办国际班是教育厅的权力,华中师范大学的批文是越权的,华中师大一附中与深圳耀华公司的整个合作项目是违规的,已经责令停止。

  记者去年在武汉采访时,在学生家长们没有点明哪位老师看不雅视频以及华中师大一附中校长周鹏程不接受采访的情况下,便没有采访这位杨老师。《华中师大一附中的高价“国际班”》的报道中只是提到,在家长们提供的一封他们写给湖北省教育厅厅长的联名信中,反映了某同学看到某老师在办公室看不雅视频以及当时高二留学班的女生反映该教师在女生面前行为也不规矩,并没有点名道姓哪位教师。

  2015年7月10日,黄姓家长给记者提供了一封2013年10月14日当时高一留学一班几个学生写给时任华中师大一附中校长张真的信,信中要求撤换班主任,也就是这位杨老师。在信中,几名学生反映称:“我们班李某某同学看到杨老师在看不雅视频,李某某跟我们几个同学说了,然后在同学中就传开了。当杨老师在班上说有的家长诬陷他看不雅视频时,我们都在下面偷笑。”

  几位家长对记者说,华中师大一附中是他们孩子的母校,他们怎么会编造老师在办公室看不雅视频这样的丑事呢?

  黄姓家长向记者提供了一段电话录音。他告诉记者,这段录音记录的是2013年10月25日他应时任校长张真的邀请与张真见面时的谈话,足以证明家长们不是凭空杜撰。

  记者从这段录音中听到:“接到你们家长们的举报之后,我高度重视,报了案,控制了杨××老师的办公电脑,对他进行了调查,我们发现他的电脑里有看不雅视频的痕迹。”

  张真对记者说,没有老师看不雅视频这回事。记者问她学校是怎么调查的。她解释说,“我们找学生调查的,没有哪一个学生指证他有这回事,杨××也不承认”。

  在听了这段录音后,深圳耀华学校的校长涂明哲向记者表示,他是相信了杨××和华中师大一附中领导的说法。

  有家长对记者说,孩子们都是未成年人,才十五六岁,学校找孩子们调查的事情,家长们都不知道,更没有在场,按照我国法律规定,这种调查是违法的,是没有证据效力的。

  记者跟涂明哲索要杨××的电话号码,表示想直接向杨了解相关情况。涂明哲表示他先跟杨××联系,然后让杨再跟记者联系。

  然而,直到记者发稿时,记者也没有接到杨老师的电线日,深圳耀华学校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打电话告诉记者,学校领导给杨××打了电话,杨××状态也不好,学校领导开会认为,这个事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就算了,恳请报社不要再追踪报道了。

  7月9日,湖北省教育厅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说,对媒体关于华师一附中的报道,教育厅领导很重视,组织过调查组,有调查报告。

  记者又提出,希望教育厅能安排相关人员接受记者的面对面采访。这位负责人答应帮记者联系。记者按其要求留下了采访提纲,但直到发稿时,记者也没有收到答复。

  华中师大党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从华中师大一附中的官方网站里找到了华中师大一附中2014年11月20日刊发在该网站上的一篇《关于〈华中师大一附中的高价“国际班”〉一文的声明》。

  记者发现,华中师大一附中在该《声明》中称,“该文发表后,我校非常重视,立即组织开展调查工作,对该报道中提及的几个问题进行调查核实。现已查明该报道所称我校‘国际留学班某教师看不雅视频和骚扰女学生’为不实信息”。“该报道中提及的其他问题校方正在积极调查中,调查结束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然而,直到记者发稿时,都七八个月了,记者也没有从网上搜出华中师大一附中向社会公布的该报道中提及的其他问题的调查结果。

  7月9日,记者来到华中师大一附中,相关人员告诉记者,校长周鹏程不在,负责调查的副校长有事回老家了。

  7月10日,华中师大党委书记马敏在接受采访时,就华中师大一附中国际留学实验班使用盗版教材的问题这样解释:“使用盗版教材的问题,这中间很复杂,已经很难讲,他们耀华是不承认的,他们说没有,我们问一附中,他们又说这个问题查不清。”

  黄姓家长对记者说:“可能盗版教材的问题性质比较严重,涉嫌刑事犯罪,所以,有关部门轻描淡写。”

  记者调查发现,包括世界地理、阅读、口语、听力、美国写作、美国文学等外文课程,学校收了每个学生1500元书费,发的教材却粗制滥造,封面上印有深圳耀华学校的校训“清纯、儒雅、博学、阳光”八个字,没有版权页,没有定价,没有作者,没有出版社的名字,连纸张都是打印纸,又厚又粗糙,字迹也不清晰。

  有学生对记者说,学生们都知道,这些书有的是盗印新东方的,有的是盗印外研社的,有的是盗印群言出版社的。

  去年11月3日,在记者暗访时,华中师大一附中国际留学实验班的一位班主任表示,她知道这事,因为学生们一拿到这些书本就发现了盗印的问题,也向她反映过。而国际部主任江兴隆则辩解说,这些书本是由耀华方面提供的。

  7月13日,深圳耀华学校校长涂明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关于盗版教材的问题,“可能是个别老师在编印资料时粗心了”。